来一碗老干面吗

除了狗血不会写别的:: ೖ(⑅σ̑ᴗσ̑)ೖ ::

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终于录到了这个。

祝乐乐生日快乐!

新做的头饰,怼脑袋上看看。我短发,尽力把它们都戴上了。

试一试蕾姆哒(〃ノωノ)

自带可放大的美瞳

【喻黄】喂!那个毛球(BE版)

之前发过HE,接受不了BE的直接戳HE。

动物化

喻猫黄鼠

严重ooc






继看星星之后

喻文州并不知道黄少天其实看不见红色的朝霞,湛蓝的天空,发光的繁星,在它的眼睛里,任何事物都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他甚至连稍微远一点的事物都看不清。举个例子吧,如果你把一只不认识你的仓鼠捧在手里,它会一直想方设法离开你的手,哪怕到了你手掌的边缘都会继续走下去。因为他们视力有限,并不知道脚下是平坦的大陆还是万丈深渊。黄少天就是这样战战兢兢的活下来的。而万幸的是,上天赐予了他们灵敏的鼻子。每次喻文州过来的时候,他都可以远远的闻到它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喻文州抱着它睡觉的时候,周围都是那种香味,使他莫名的安心。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黄少天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平时晚上六七点就能起来的它,有的时候能一直睡到大半夜。喻文州不管怎么顶它, 它都只是翻个身继续睡。这就让喻文州很郁闷了,问起这件事黄少天都是用"最近有点累"这个理由搪塞过去。

因为黄少天总是蔫了吧唧的,它们一起出去的时间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离家近。但是晚上只在家里玩也可以让一鼠一猫闹腾到魏琛不得不把它们俩锁进书房里。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喻文州也渐渐学会了陪在黄少天身边,哪怕他不困也要看着黄少天睡觉。有的时候他觉得黄少天好像一碰就会消失掉,就连呼吸都是弱弱的。

突然有一天,黄少天意外的醒的很早,喻文州还睡着。它跑到喻文州头旁边伸出爪子把它捅醒,看着喻文州那对好看的蓝眼睛轻轻的说:"再带我出去看一次晚霞吧!"

喻文州静静的跟它对视了一会儿,再次趴下,让小小仓鼠爬到背上。然后缓缓的迈开步子走向门外。

好巧,屋外正是晴天,西方,太阳还剩着半张脸露在地平线上,东方已经有点点星星亮了起来。喻文州背着黄少天爬上被夕阳照的红彤彤的屋顶,抬头看着西方太阳落下去的地方。那里的太阳已经黯淡无光,但是它的太阳却在背上闪闪发光。正想着,黄少天拽了拽喻文州的毛:"文州,这天真好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明天也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我要是能用什么方法把这片天空保存下来就好了。就用魏老大嘴里的那个什么摄像机应该就可以吧?啊不对,好像是照相机。算了算了不管了。文州,其实我是有一件事想跟你说的。"

"嗯?什么事。"喻文州回头看着黄少天——夕阳的映衬下,布丁鼠黄色的毛被染成了橘黄色。晚风轻轻的吹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把黄少天吹到遥远的地方去。

"就是……呃,算了,文州我喜欢你。喜欢到想一直陪伴着你,可以每天和你一起看这么好看的天空,可以和你一起爬上沙发,可以和你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大半夜折腾然后让魏老大把我们关进书房。如果我是一只猫的话就好了,对不对!"

喻文州听的有点懵圈,好半天才回过味来。

"我也喜欢你,不管你是猫还是鼠。"喻文州顿了顿,盯着黄少天又补了句"这天真好看。"

是啊,这天真好看。可美好的事物如果抓不住的话总是稍纵即逝,就如昙花一现般,美的人们还没有找回灵魂就凋谢了。于是人们就失了魂。

就如喻文州一样。

那天晚上,黄少天回来后又去睡觉了。喻文州盯着它缓缓入睡,自己也窝在黄少天身边默默的守护着它,守护着自己的宝物。一夜无话,出奇的安静。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喻文州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它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黄少天。

怎么肚子没了起伏?

喻文州伸出舌头舔着黄少天的毛,许久也不见动静,只是觉得黄少天的身体软软的,十分不对劲。他跑到魏琛的房间,熟练的开门,蹿上床,第一次用爪子踩醒了魏琛。

"诶呦我的小祖宗,您这是要干嘛啊"

喻文州喵喵喵喵的叫着,围着魏琛叫个不停,又跳下床,看着他。魏琛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立马翻身下床。喻文州在前面跑,魏琛慢慢的跟着它。直到他看到了在地上的黄少天才明白过来。

黄少天死了。

仓鼠的寿命最长大概三年左右,而黄少天活了将近两年,不长也不短。

魏琛看着脚边转悠来转悠去的喻文州,真的不忍心告诉它这件事。但是事实都已经摆在这里了,喻文州也看到了。魏琛蹲下身把小小的仓鼠捧在手里,看着喻文州说:"黄少天去了另一个世界旅行了,它会回来的。"

"喵。"

喻文州明白了,随即转身离去。

从那以后,每天都会有一只猫趴在房顶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夕阳,仿佛丢失了魂魄。

再很久很久以后,当喻文州也老了,老到它再也爬不起来的时候。它闭着眼睛,静静的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文州?文州!"

喻文州勉强睁开了眼睛,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黄色的影子。但那影子对于它来说可太熟悉了,熟悉到他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力量,慢慢悠悠的走向了影子。

"嘿,文州,我回来了,跟我一起去玩吧!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那个小影子欢快的蹦着,奔向喻文州。相碰的那一刻,喻文州觉得自己似乎年轻了不少,更多的力量涌入了他的身体。他像几年以前那样,趴下身子,让黄色的小动物轻易爬了上去。

"抓好了,别掉下去。"

"走吧,文州!"



白色的猫跑了起来,身上背着一只黄色的小仓鼠。白猫叫喻文州,仓鼠叫黄少天。白猫不停的奔跑,奔跑,带着仓鼠像以前那样冲出了家门。但是它们并没有再次登上房顶,而是踩着风,一步步的跑到天上去。它们踏着闪闪发光的流星,向前,奔向那个能让它们永远在一起的地方。那时,它们应该是最幸福的一对了吧?

就像失了魂的人找到了他的魂,也抓住了属于他的,美好的事物。

END



谢谢能够看到这里的大家!

黄少天的设定是以我家里的一只仓鼠为原型的,但是那个仓鼠前不久因为寿命到了就死了,所以又把我这个BE的想法逼出来了。其实也不是很虐的吧。嘿嘿!

来一发猫猫,明天发《喂,那个毛球!》的BE

【喻黄】喂!那个毛球!(下)HE

动物设定

喻猫黄鼠(不是黄鼠狼啦)





然而第二天早上魏琛并没有如喻文州所想的那样,急吼吼的把黄少天揪回笼子里。反倒是默许了这一切。毕竟耗子和猫能这样和谐的相处,说出去都是非常少见的吧?所以魏琛只是掏出手机拍下了这温暖的一幕——小小的仓鼠肚皮朝上,伸展着四肢,仰面躺在窝的好好的白毛身上,小肚子规律的起伏着,嘴巴还吧嗒吧嗒的不知道是在说还是在吃。而白猫早就醒了,小仓鼠要掉下去的时候它都会用尾巴轻轻扶一下。小仓鼠也顺势一拽,把猫尾巴当被子一样盖在身上。一旁的魏琛不小心被萌到了,相机快门一直咔嚓咔嚓的按个不停。白猫转过头,盯着魏琛的手机,魏琛立马明白了,关上手机冲着白猫嘿嘿一笑就转身去洗漱准备上班了。




有了这件事之后,黄少天的笼子再也没有用到过。魏琛把里面的木屑倒了出去,就扔在杂物室里任它落满灰尘。而黄少天就光明正大的和喻文州窝在同一个猫窝里。每天一起睡,一起吃,魏琛看了都不忍落下了热泪,感叹种族不同居然都能关系这么好,而他自己连个老婆都没有,心累。所以每天饭点除了魏琛的饭,猫粮,鼠粮,还多了一份狗粮——给魏琛吃的。





白天魏琛不在家,喻文州为了配合黄少天的作息时间,就和黄少天窝在一起睡觉。晚上魏琛睡觉了,才是这俩货闹腾的时候。由于身型的问题,这些家具对于黄少天来说太过于巨大了。喻文州一跃就能上去的地方,黄少天连边都扒不到,他只能在地上吱哇乱叫。



"诶,文州我上不去啊!你等等我!!靠!这个东西怎么这么高!看我的!嘿!"

喻文州饶有兴趣的看着地上的黄少天挥舞着小爪子,自己也不下去。最后黄少天实在累了,喻文州才下去。看到了喻文州下来,黄少天眼睛都亮了,"嗖嗖嗖"的就爬上了喻文州的背部,像骑马那样拽着它的毛,大声喊着:"文州州!我们走!"

"好,我们走。"

"等等,文州!文州你这也太快了吧!慢点慢点啊啊啊啊,我整个鼠都不好了!"然后喻文州真的停下来了,黄少天却不小心,"啪叽"一下子摔到了地上。喻文州想用尾巴接一下,但是太迟了,等尾巴摆过来时,黄少天已经结结实实的趴在了地上。







于是黄少天就没有和喻文州一起睡。

等到该睡觉的时候,喻文州突然有点不习惯耳边没有黄少天的声音,所以它也没有睡着觉,起身去找黄少天。最后喻文州在黄少天的饭碗里找到了它。


黄少天的两腮鼓鼓的,整个鼠都快扎进鼠粮里了,嘴里还在不停的嚼着。喻文州就悄悄蹲在一旁看着黄少天吃东西。但是没看见他吃什么,腮帮子却越来越鼓。这是气的???喻文州真怕它气坏了,赶紧走过去伸出舌头给它顺毛。



"啊!!!喻文州你干什么!!唔……"突如其来的湿乎乎的触感刺激的黄少天身体一软,原本存在腮帮子里的鼠粮都差点被吓出来。

"帮你顺顺毛,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啊!文州我脾气有那么差嘛?我就是因为饿了然后去找吃的,然后就稍微晚了点去睡觉而已,文州文州你真的想多啦!"

"那你的腮帮子是………"

喻文州眨巴着它那双亮晶晶的蓝眼睛看着黄少天,若是没有鼠毛的遮挡,它一定能够看到黄少天红扑扑的小脸颊。

"那是我储存吃的的地方,我又不是蛤蟆,一生气就鼓腮帮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文州你是不是没见过仓鼠啊。"


之后,喻文州觉得跟黄少天在一块儿真是长见识!比如仓鼠洗澡居然不用水而是沙子,仓鼠还需要磨牙,仓鼠还不可以跑太久……所以每次都是喻文州背着黄少天到处跑,上个沙发啊,出个门啊,上个房顶啊,大半夜趴在窗台上听黄少天和叶修互怼啊什么的。但凡是喻文州能去的,它都带着黄少天去过了。它们一起看过朝阳,一起看过晚霞,还一起趴在屋顶上对着流星许过愿。


那天夜里,天空上没有一片云彩,喻文州第一次看到被星光和月光映照的如此动人的黄少天。它后背靠着喻文州,小小的眼睛里装下了整个星空,小胡子还一动一动的,特别可爱。惹得喻文州都无心去看星空净顾着看黄少天了。


偶然间它看到有束光一闪而过,再抬头,就有很多束光划破天空。它用尾巴轻轻扫过黄少天:"少天你看,有流星,许愿了吗?"


"当然当然!我说我希望我可以这一辈子都和文州在一起!文州你呐你呐!"

"我也希望可以和少天一辈子都在一起。"

"肯定会实现的!"

还是那天夜里,他们看到了他们这辈子里唯一一次百年难遇的流星雨。而喻文州看着流星雨,又看着黄少天,觉得它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猫。黄少天背靠着喻文州,觉得它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仓鼠。



第二天魏琛早上起来看着窝在一起睡觉的它们,阳光将它们的毛照的发亮。黄少天还是窝在在喻文州怀里,而喻文州这次则用爪子小心翼翼的搂着黄少天。

魏琛笑了笑,心想,他们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一猫一鼠。

END



啊啊啊最近这两天学校在月考,结局是赶出来的,超级粗糙!!!其实我还有个BE,过几天发。不要打我嘿嘿!

p1是它刚刚被抱来的时候

p2是今天晚上拍的

论四个月内一只猫能长成什么样。

哦对了,它爸是橘猫。

【喻黄】喂!那个毛球!(上)

动物设定

喻猫黄鼠(不是黄鼠狼啦)

HE、BE没没想好呐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啦

至少前期是非常甜的,相信我!

极度ooc



喻文州是魏琛家的一只波斯猫,纯种的,就是毛色倍儿白扔雪地里只有俩蓝眼睛buling buling闪着的那种。至于为什么叫喻文州,这就是魏琛的事了。他可能对起名字有着特殊的审美方式,上星期天他带回家一只黄色的布丁仓鼠就莫名其妙的得名"黄少天",搞得小仓鼠知道后就吱吱的叫了好久以表抗议。结果魏琛还以为它怕猫,就特地把他的笼子放到了书房中并关好了门。本来就喜欢热闹的黄少天发现旁边不仅没有别的仓鼠,连个能说话的生物都没有。真是郁闷,郁闷到连饭都没吃,而仓鼠的本性又驱使着它在白天就开始犯困,眼睛一闭一睁就已经是半夜。

黄少天在吃完饭后围着笼子转了两圈,啃了两口磨牙石,又在跑轮上跑了几圈后,依然觉得无聊。然而周围除了他自己制造出的声音便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供他消遣的了。

那就自己唱歌吧。

刚刚吱吱的吼了两嗓子,就听到书房的门"咔哒"一声,打开了一条门缝。黄少天高兴的想着终于有人能跟它"唠嗑"了,但是谁想到进来的却是一团白色的毛球。

"嘿!那边的毛球!你会说话吗?会说话吗?不管了不管了!反正你快过来快过来呀!你怎么那么慢!我跟这儿都快无聊死了,诶呀终于有生物来陪我了……"

"你能不能安静会儿。"

黄少天正两个小爪子扒着笼子蹦哒,把木屑踩的沙沙响,上面一张嘴不停的说着,仿佛说的话越多才越能表达出它有多高兴。但是喻文州才不管这个,它一个人噢不,是一只猫在家里清净惯了,突然来了个小祖宗吵的它大半夜不得不起来稍稍的"教训"一下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耗子。可是谁想到,这只耗子居然不怕猫!而且还对他呼来喝去的。也许是因为喻文州天生的好脾气,它慢吞吞的走过去,"啪"的一下就把爪子按在了笼子上,震得黄少天一愣一愣的,直接摔在了木屑里。它一骨碌爬起身来,身上的木屑都没有抖搂下去,就一句话都不说的盯着喻文州。喻文州也被它突然的安静吓了一跳,连忙说到:"你没事儿吧?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黄少天依然没理它,小黑豆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喻文州的爪子。然而并不是像盯着仇人那样,而是……

"你这羡慕的眼神收一收可以吗……我爪子都要被你盯秃了。"

这时,黄少天突然在笼子里兴奋的扒拉着笼子门,蹦来蹦去,极度兴奋的说:"我也好想有你这样的爪子!那样我就可以把笼子门撬开,然后溜出去玩了!!!啊,待在这里好无聊啊!好想出去,你帮我出去好不好,好不好啊!你一个人不无聊吗?我们交个朋友吧!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很高兴认识你,以后一起生活多多指教啊!所以你能帮我出来吗?他们人类不是有句什么话叫做为朋友两肋插刀吗,我也不用你给我插刀,放我出来就行,我一定感天谢地,把我所有的瓜子都给你!"

喻文州真心没想到这一爪子就能给拍懵的小东西居然这么能说,一张嘴跟连珠炮一样不停的向它射出子弹早知道当初就一把拍晕算了。兴许是为了清净,喻文州伸出尖利的爪子尖,勾住笼子门的空隙,稍稍一用力就把禁锢着黄少天的笼子打开了。

然后它就看到黄少天"嗖"的一下子蹿了出去,还不忘半路停下来跟它说声谢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的这小耗子还挺可爱的,反正就是比半夜老飞过来"嘎嘎"叫的猫头鹰叶修好多了。

喻文州转身离开书房,半路途径魏琛的门口,又听到了那雷一样的呼噜声。也许明天魏琛起来看到失踪的耗子以及满地木屑会大呼小叫一番。所以为了避免他质问自己,还是明天去外面溜达溜达,让魏琛找不到自己比较好。这么想着,喻文州就已经走到了猫窝里,它准备好好睡一觉,明天赶在魏琛上班前醒来。结果刚刚窝好姿势,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啪叽"一下,落在了自己的猫窝前。

喻文州半睁着眼看着宛如一滩水一样趴在地上的黄少天,真不知道说什么好。眼瞅着它趴了好一会儿,才站了起来,要不是它还能说话,喻文州都以为它摔傻了。而面前的小耗子站起来后不好意思的看着它,小声嘟囔着:"你这猫窝也太高了吧,我一个不小心摔下来可真是疼死了,幸好我四肢灵活,不然非得摔傻不可。"

"所以,你是来干什么的?"喻文州眼看着它迈着小巧的步伐,"刺溜"一下子就钻到了自己猫窝里,既不认生,也不怕自己把他吃了,就着自己软乎乎的长毛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就懒洋洋的靠在它身上又手里拽了把猫毛说:"刚刚我都告诉你我叫什么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黄少天眨巴着它的小豆豆眼,看着喻文州,喻文州也眨巴着它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回看黄少天:"喻文州,我叫喻文州。"
"噢……文州啊,你这毛可比我的木屑舒服多了,我可以多靠一会儿吗?啊~好暖和!原来当猫这么好吗!那我下辈子也一定要当一只猫!"
喻文州听到它这么说有点小开心,之前黄少天吵的它不能休息时的小愤怒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它用尾巴轻轻扫过趴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令黄少天舒服的直伸懒腰,没过多久,它就睡了过去,爪子里依然抓着几缕猫毛,黄色的小肚子微微起伏着,让喻文州觉得它真的很像一块香甜可口的原味布丁。然后喻文州小心翼翼的换了个姿势,生怕把黄少天弄掉地上。

它也闭上了眼,进入了一个属于它和黄少天的美梦。

TBC

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你走,肯定没人想你)这里苦逼高一住宿生,宿舍的网差到爆,发一条消息三分钟过去了都没发出去所以拖了这么久才发文。(明明就是你懒)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这样的呢!这个故事来源于我家的两只仓鼠和一只猫的生活,越看越觉得可爱,就想写出来。

最后谢谢大家能看到这里!!!!(比心)

中秋节快乐哦!